平行学社 > 平行学问 > 作为一个蒙古(族)人,如何看待“中国”这个国家的概念?

作为一个蒙古(族)人,如何看待“中国”这个国家的概念?

生活在这个国家,会认为自己是外国人吗?

最优

软柿子 |2017年02月15日

不知道题主此问是何意?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跟每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一样吃喝拉撒,为了生活努力拼搏,他们也爱国,他们也恨日本人,他们跟每个中国人一样经历着抗日,国共内战,文革,他们在南海争端的时候,一样在朋友圈转发着中国一点都不能少,虽然有一部分人特别向往蒙古国,但是汉族还有精日为南京大屠杀洗地,精美恨不得中国立马就乱然后让美国人杀进来呢。你说蒙族同胞在中国活得累?不知道题主是什么意思?你问这个问题就像在问,汉族人生活在中国是一种什么体验一样,没有任何意义。

请控制在3000字以内 取消 评论

评论(0)

0

残花月 |2017年02月15日

2|经济状况
  普遍不好。内蒙古的原住民大概可以分为三个不同的群体,农民,牧民和市民。农民么,整体情况是好不了的,三农问题不是蒙古人提出来的,普遍干旱的蒙古地区农民贫困的情况只能更严重。市民么,应该可以分两大类,主动进入城市的人和被动进入的人口。前者或通过求学或通过进城务工而慢慢立足,至少到第二代时与正常的城市人口无甚大区别,但由于这一代人的努力有很多都付出在进入城市并适应城市的进程,所以经济基础就比出生在城市的人们要差一些。哪怕是通过高等教育后进入城市的这些蒙古人也大多集中在教育相关的清水衙门行业。被动进入城市的人则非常惨,因为并不具备在城市生存的技能甚至意愿,所以哪怕当初是接受了一些补偿(一般是几到几十万块或者一套住房,这些的分配也很多猫腻),难免坐吃山空,不久就沦为城市的底层,生活十分艰难。
  重点讲一下牧民,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家里放牧的同学都非常非常阔绰,我用了两个非常。然而本世纪开始几千年间蒙古高原原住民的主要经济来源的羊突然被认定为环境破坏的元凶,畜群被政令强制圈养甚至禁养,内蒙又是作为多矿地,又是高污染企业引进爱好者,大量牧民牧场被强征,构成了前段所述的被动进入城市的人口的主体。
  综上,内蒙古的蒙古人普遍经济状况并不好,甚至非常不乐观。
  3|文化
  这个展开来说实在太大,我在谈及教育的时候点到了一些。总的来说,蒙古人的文化在内蒙古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尊重。但却被好好的打扮做为商标到处宣传。我的圈子里最看不起的就是穿着低劣工艺的蒙古袍脚上却没有靴子的所谓蒙古人,就是得其形而未领其神。这就是民族文化繁荣的实质。抛开杂乱的现象说实质,文化是由什么承载的?是生活,没有了传统的生活就没有了传统的文化。以前谁家都有几个亲戚家里有几头牲畜,假期带着孩子去骑骑马,吃吃肉和奶食,看看茫茫荒野上的日出日落。现在农牧区仅剩不多的亲戚都是到了城里才能吃上工业化生产的奶食,平日里都吃不到了。
  4|对中国的认同
  这个就不像经济状况那样一概而论了。毕竟每个人成长环境和经历不同,爱教育程度不同,很难一概而论。就像汉族人对伟大的挡的认同也是分化的,依环境经历和教育的不同而分化出截然不同的立场。一定要说的话,经历过文格的那代人,多数是不敢不认同中国的,毕竟对于蒙古人来说文格还有一个衍生品是针对蒙古人这个民族属性的叫“挖内人挡”的运动,死伤三十多万人,意味着几乎没有一个蒙古家庭幸免。而现在这一代人呢,我觉得更多的是不在乎,这一代人没有经历过特别系统的迫害,也没有过与国家共荣辱的生活,单纯的靠政治处老师(这些一般都是教师队伍中的卢瑟)空喊几句,真没什么作用,这一点上我觉得这一代的蒙古人在认同感上不会有太真诚的站队。当然,这只是我的感觉,毕竟我没法看透人家的心里,而且环境使然,有些人不得装的很爱国,比如混体制内的。
  就我自己而言,我开篇就说了,我坚信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国,如果人一定要有祖国的话。

请控制在3000字以内 取消 回答

评论(0)

0

残花月 |2017年02月15日

1|教育
  高考为止一直接受的蒙古语教育,一直是“人家孩子”,高考亦如是。由于家人职业的缘故,对教育这一块比较敏感。做为一个蒙古人,在内蒙古通常有两种选择,要么读本民族语言授课的学校,参加本民族语言翻译的高考考卷;要么就去读汉语授课的学校,一切类同汉族学生。官方叫普通文理科和蒙授文理科,我们一般都叫悍兽和猛兽。
  蒙古族在教育上的优待问题:
  先说说知乎众最敏感的少民优待问题:做为蒙古人高考会有两个成绩,一个是考试分数,一个是考试分数加10分。这与你是猛兽悍兽都没有关系,甚至跟你是不是蒙古人都没有关系,只要户口本上认定你是蒙古人,你就能得到这个优惠,而录取院校则有十足的自由来决定用哪个成绩提档,所以,这个10分也不是一定就有的,取决于报考哪所学校。还有,中国的法制建设大家都懂的,民族这一栏一度在派出所里售价200块,甚至实力强硬的高中有集体改户口的现象。所以说这高考上的十分,有总归比没有好,但受惠程度并不是那么理想。
  民族学校撤并问题:
  我前面说了蒙古人就学有两种选择,然而现实往往不是如此。比如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以集中教育资源为理由大量撤并基层蒙古语授学校,在县级以下,再无小学初中存在。我曾在本科期间去走访过一些基层区域,有些蒙古语授课学校的生源比当地汉语授课学校还要多的情况下被裁撤而教育资源配备更不具性价比的汉授学校仍在运行。这种情况遍及内蒙古。这样,每一个蒙古家庭面对孩子的基础教育不得不从以下两种情况做出选择:要么送到汉语授课的学校,要么舍近求远,给孩子补贴大量生活费去到外地求学。而基层蒙古家庭经济状况普遍较差(先按下不表,后面会专门讲)。
  民族教育资源问题:
  集中力量办学后的学校是不是应该从师资到硬件都有提高呢,不见得。差不多十年前我妈妈做为送课下乡活动的组织者,自己也上讲台指导,所到的县一级学校,不但无法使用PPT,连我妈通宵赶制的幻灯胶片都没有投放设备,最终教导主任找了半天找来两块小黑板,那是仅有的辅助教具。
  即便是在我就读的地级市,蒙古语授课学校也一直存在拨款和硬件方面的小鞋问题。我们常常羡慕同级别汉校的运动设施甚至小型天文台,而我们连个不漏气的足球也难找到。甚至于有一年我们学校临时拉起一支足球队,经过几个小时的训练,赢得了四校对抗赛(其中有些学校有常备的足球队,其队员每天下午不上课专门训练)的情况下,学校没有经费让同学们去自治区里参赛,名额被第二名的学校拿走。
  在当地官场上同样做为弱势群体的蒙古族官员,尤其是不满于教育资源倾斜的官员也不敢在这件事情上做受害者状,生怕背上闹民族情绪的大帽子,基本仕途就划上句号了,而这个帽子又是无成本不计量的生产的。所以,无论是教育部门还是蒙授学校领导,对这些事情都没有什么办法。虽然也见过一些蒙古族官员在职责允许的范围内尽量为民族学校多分配一些资源,但基本上任期一到就被调离实权岗位。
  资源的倾斜还会带来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老师收入的差距实在太大,蒙古语授课学校很难留住人才。数数我知道的几个英语老师,个个人中龙凤啊,有跳到当地汉授高中成为明星教师的,有再深造现在任教大学的,有走上管理岗位转型官场步步高升的,还有一个是我姑姑,跳到清华附中,前两天睡前无聊,放狗搜了下姑姑,现在是年级主任什么的。我自认英语不差,跟有过这样的老师离不开,这四个人中有三个都曾是我的老师,当然也说明了蒙古语授课学校留不住人才,师资波动才会让我经历那么多同一学科的老师。
  一些历史问题造成的余波:
  我们这一代人的父母都是在农区或牧区长大通过高考进入城市的,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受到足够好的汉语教育,像我妈妈这样的学霸大学时候虐虐中中文系的是个例,更多的是我爸这样汉语说不大好的人。在走出校园之后,吃了语言上的大亏,继而有很多家长误以为自己的 孩子一定要读汉校才能弥补语言的劣势。然而事实上,现在的传媒比父母那一代强大太多到我们这一代人无论什么授课语言,对汉语的掌握都不会到交流中置自己于不利的地步。
  一些不合理的社会现象的影响:
  内蒙古虽然蒙古人是少是少数,但法律明文写着是主体民族,蒙古语言文字的应用也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但是有很多起法律纠纷却因为一些蒙古人运用法律赋予的权力而起。比如,在内蒙古境内邮寄地址用蒙古文书写不被邮局接受而引发过多起诉讼。甚至我在美国到处用蒙古签字不成问题却不能在内蒙古这样做。事实上,签字只是一个个性符号,用什么语言并不重要,只要是其本人的惯用签字就具有法律效力。然而可能是因为法盲,可能是沙文主义作祟,银行柜员为代表的一群人对蒙古文签字无比的抵触,也引发过不少诉讼。有一些公务员职位是针对民族事务部门的,对汉语的运用只要能够进行正常交流就好,但并没有专门设置的蒙古语的公务员考试。凡此种种,不合法或不合理的现象让更多家长在选择子女授课语言的问题上有诸多疑虑。
  一定要这样纠结授课语言问题么:
  是的,走路先迈哪条腿对于一个旅程来说并不关键,但是选择用哪条腿来进行单腿跳比赛,这就显得很重要了。我家长辈都是搞语言文学教育的,我在小学三年级时就理解并能在演讲或辩论比赛中运用“语言是思维的外壳”这种话。最近很火的电影《降临》也提到了语言和思维方式的关系。对于学习也是如此,尤其是基础教学阶段,小孩子思维能力还未构建完成的时候,本民族语言授课是有不可替代的优势的。
  还有,中国无论什么地方都少不了沙文主义的二货,我所有接触过的悍兽蒙古人无一不曾经历过痛苦的身份认同危机。长大了还好,正确的三观加持下我是谁这个问题还不至于太苦恼,但是小孩子的认知尚不健全时,来自老师同学们因为不同族群而产生的有意无意的恶意,可能会对其成长造成很深的伤害。我所认识的蒙古人当中,极端民族主义者更多是有过这种身份认同危机的人。不要说受教育有限的基础教育阶段的教师,就连矮大紧这种号称知识分子的人做个节目都可以大方的对自己并不了解的蒙古人断言“”这帮没文化的人“,不难想象一个蒙古族小学生在汉校环境中的成长意味着多少自我否定和被孤立。就连我一个衔至上校的姐姐在部队里都因为民族属性而被孤立过。
  2|经济状况
  普遍不好。内蒙古的原住民大概可以分为三个不同的群体,农民,牧民和市民。农民么,整体情况是好不了的,三农问题不是蒙古人提出来的,普遍干旱的蒙古地区农民贫困的情况只能更严重。市民么,应该可以分两大类,主动进入城市的人和被动进入的人口。前者或通过求学或通过进城务工而慢慢立足,至少到第二代时与正常的城市人口无甚大区别,但由于这一代人的努力有很多都付出在进入城市并适应城市的进程,所以经济基础就比出生在城市的人们要差一些。哪怕是通过高等教育后进入城市的这些蒙古人也大多集中在教育相关的清水衙门行业。被动进入城市的人则非常惨,因为并不具备在城市生存的技能甚至意愿,所以哪怕当初是接受了一些补偿(一般是几到几十万块或者一套住房,这些的分配也很多猫腻),难免坐吃山空,不久就沦为城市的底层,生活十分艰难。
  重点讲一下牧民,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家里放牧的同学都非常非常阔绰,我用了两个非常。然而本世纪开始几千年间蒙古高原原住民的主要经济来源的羊突然被认定为环境破坏的元凶,畜群被政令强制圈养甚至禁养,内蒙又是作为多矿地,又是高

请控制在3000字以内 取消 回答

评论(0)

0

男友难有 |2017年02月15日

中国,只有一个民族——中华民族。
  中国的土地上只有两种人,中国人和在中国的外国人。
  中国只有蒙古族——56个民族之一,没有蒙古人。
  中国的蒙古族概念是斯大林“四个共同”民族理论和阶级斗争理论的产物。
  如果题主明白了以上概念,就不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如果你不愿意做中国人,请往他处,没人会拦你。
  如果你以作为中国人自豪,以下人士是你的榜样:
  乌兰夫 政治家
  李四光 地质学家
  清格尔泰 学者
  梁漱溟 最后一位儒学大师
  杨石先 化学家,南开大学前校长
  孟克·巴特尔 篮球运动员
  腾格尔 艺人
  布仁巴雅尔 歌手
  乌云其木格 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傅莹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副部长
  张小平 拳击手
  贾拉森 活佛、学者
  乌尔善 电影导演
  旭日干 生物工程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内蒙古大学校长。
  PS:以上杰出人士从未哀嚎“蒙古文化的衰落”、“草原文明的毁灭”等等危人耸听的话题。题主到底在想什么,让人很担心啊。。。
  PS:至于外蒙宣传的“蒙古民族”,跟中国蒙古族,是两个概念,不要混淆。

请控制在3000字以内 取消 回答

评论(0)

请控制在3000字以内 发表回答